• 中国国际风电信息化发展高峰论坛
  • 风电设备新闻首页 > 能源 > 核能发电 > 正文

    全球核电巨头锁定中国市场

    浏览次数:3786来源:中国风电能源网编辑:李锴时间:2012-12-14

      站在北京中环世贸中心28层向外望,建外大街上车流滚滚。这里是全球核电巨头西屋电气有限公司(简称西屋)在亚洲的办公地点之一;西屋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高礼霆,自履新此职后便驻扎在此。

      这位曾经在美国海军核动力航母上任职技术主管多年的中年男人,依然保持着军人的行止;在与《英才》记者两个小时的对话中,高礼霆始终保持着如水般的平静。也许,在经略亚洲核电市场多年之后,面对业界的争议、质疑、批评,抑或褒奖,高礼霆的内心已波澜不惊。

      作为西屋中国市场的掌舵人,如何把脉政策动向?怎样夯实与核心伙伴的利益紧密度等,皆是其职责所在。而按期完成浙江三门和山东海阳两个核电项目,则是当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从图纸到实战

      如何拔高三门和海阳项目对于西屋的重要性都并不为过。

      三门和海阳共4台百万千瓦级的机组都采用了西屋A P1000三代核电技术,这也是此项技术在全球的首次落地。如果项目顺利完成,无疑为西屋公司的百年荣耀再添重彩,项目的榜样效应亦可加速推动A P1000在其他新兴市场的发酵。如果出现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其在中国市场的发展。

      时间回溯到2006年,在长达三年的调研讨论和招投标评审之后,中国最终与美国签署了西屋A P1000的合作及技术转让备忘录;次年5月,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简称国家核电)正式挂牌成立,其被定位为“实现第三代核电技术A P1000引进、工程建设和自主化发展的主要载体和研发平台,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CAP1400/1700的牵头实施单位和重大专项示范工程的实施主体”。

      也就在2007年,国家核电与西屋联合团队签订了三门和海阳核电站自主化依托项目合同,由此,双方的利益开始紧密捆绑。2009年3月,三门核电一号机组开始浇注第一罐混凝土,而后,其它机组的工程陆续发轫。

      若仅以时间节点来厘清西屋的中国步伐,似乎顺风顺水,但对于参与了A P1000项目谈判的高礼霆而言,个中况味,至今犹存。据了解,中美双方前后超过百人次参与了这项漫长的谈判,虽然最终握手言欢,但对双方而言无疑都是一次非常艰难的考验和选择。

      数年来,舆论的压力也不可忽视: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国家,中国是否会成为A P1000的试验场?西屋真能毫无保留地转让技术吗?

      “我们遵守契约精神,进行了全面的技术转让”,高礼霆告诉《英才》记者,西屋已经向中方客户提供了几乎所有的技术转让相关文件,相应的培训也几乎全部完成。

      当下,三门和海阳项目已棋至中盘。据规划,首台机组将在2013年底投入运营。其他机组也将在2015年底前交付。地平线已不遥远,项目能否顺利完成?

      高礼霆稍稍沉默了一会儿,“不知道由西屋来谈交付的时间问题是否合适,其实项目的业主才最有发言权,毕竟我们只是设计方和部分设备提供商。”

      高礼霆的迟疑可以理解。AP1000的设计寿命要达到60年,安全标准的设计要求,相比二代和二代加技术都要有大幅度提高。再者,核岛主设备在世界范围内尚无制造经验,且多个部件要求一体化锻造,难度极大。A P1000第一次从“图纸”到“实战”,这对参与的各方都是极大的考验和选择。

      据了解,一些厂商确实出现过设备交付延迟和返工的情况,但高希望从更为积极的角度看待问题,“其实首个项目的设备提供遇到些问题很正常,这对设备提供商本身就是非常有益的锤炼。我们也欣喜地看到了本土供应商很强的学习和改进能力”。

      对于工期节奏的控制,高礼霆强调,“AP1000机组可采用独特的模块化施工技术,灵活调整和补齐”。

      核电重启后的机会

      除了三门和海阳,牵动高礼霆神经的,无疑是中国核电政策的点滴变化。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核电的发展深受政策和舆情影响。在中国,每个文件的公布,都会被赋予太多的想象空间;舆论也喜欢从新政策的细枝末节解读可能的各种变化。

      自去年福岛事件后,中国政府停止了核电项目入“蛰伏期”。

      整整19个月后,10月24,《核电安全规划(2011—2020年)》和《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获得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这一事件迅速被业界解读为国内核电重启的标志。

      不能忽略的是会议的谨慎措辞,特别是在“安全”问题上落以重笔。会议明确“十二五”期间不再安排内陆核电项目,并要求在建设节奏上要“稳妥恢复正常建设”;在准入门槛上,“新建机组必须符合三代安全标准”,“按照全球最高安全要求新建核电项目”。

      分析人士认为,安全标准的提高,将为手握先进三代核电技术的企业带来利好。不过高礼霆判断,国内市场近几年不太可能出现“一枝独秀”的场景,仍然是多种机型共同竞争的局面。除了美法等国的技术,国家核电的C A P1400,中核集团的A C P1000、中广核集团的ACPR1000等在内的自主化技术成长迅速。

      从2007—2010年底,中国开工建设的26台核电机组中,AP1000三代机组仅为三门和海阳项目的4台,西屋的期许应该不止于此,“最终要看新建的项目中谁的机型占得多;我相信AP1000和基于A P1000的C A P1400技术会在未来的竞争中占据非常有利的地位。”高礼霆估计,到2030年,中国在建和运营的核电机组将超过美国。

      除了电站项目,西屋希望能够在中国打造一整条本地化的核电供应链。高介绍,西屋全球划分核电站、核燃料、核服务和核自动化四大业务板块;在中国,西屋也希望从核电产业链的上下游找到更多机会。

      寻猎已经开始,年初,西屋与太重集团合资成立太重派尔核电有限公司,由此涉足国内外核电站全套燃料转运系统设备的供货和服务业务。9月4日,国家核电与西屋合资成立的国核维科锆铪有限公司生产出第一块重1.1吨的核级海绵锆(核级海绵锆是国家重要的战略性物资,是核电站反应堆的关键必备材料)。据了解,国核维科的年预产能力为2000吨。

      “目前,我们与中核、中广核也在接洽更多可能的合作”,高礼霆认为不能一味强调竞争,“也许外界不知道,法国电力也是我们的大客户,法国核电市场30%的核燃料是由西屋提供的。”

      “最后一个问题,你喜欢这里吗?”

      高礼霆身体微侧,手指向窗外,“这里是全球经济增长最强劲的地方,这里的文化和政商环境是有不同,但这里的客户与全球其他地方的客户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高转过身,“中国是西屋全球版图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

     

    本文地址:http://www.wpein.com/energy/show.php?itemid=1333
    [ 能源搜索 ]  [ addFav('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 返回顶部 ]
    /*是否有滚动图*/ TencentArticl.isSild = false; /*侧栏页卡配置*/ var obj2 = Object.beget(TencentArticl); obj2.sideTab.heads = 'tabTit'; obj2.sideTab.heads_ele = 'span'; obj2.sideTab.bodys = 'tabBody'; obj2.sideTab.bodys_ele = 'ol'; obj2.TabChang();
    show_task('');